禮拜五或是禮拜一...好像都比較容易出事情...
星期一精神容易渙散...星期五精神容易鬆懈..
對於坐辦公室的人來說一時的精神不集中可能差別不大...
但是做於機器操作人員來說...一時的不注意..可能要付出很大的代價...

還不到中午..老師傅急忙上樓用台語說了一句我來不及聽清楚的話...
我說你再說一次..他說:郭先生手去弄到了..手指斷了..
拿起車鑰匙與前包我立刻跑下樓..看到他手指裹著布..臉色有點白..
我急忙跟他說..把證件帶著...門口等我..
等他上了車我才問他哪一指?他說中指..用眼睛餘光稍微看了一下..狀況應該不是很好..
我看到他的中指末節在晃動...骨頭應該斷開了...
趕往新永和的途中..不知怎麼的..可能是我比較急..路上車又很多...
感覺起來路有點遙遠...車上很安靜...眼睛餘光看到他的右手臂在抖..
我能想像那種痛楚...在醫生面前他把布打開...OMG...
才看了一眼就覺得我的手指也在痛...中指末節只剩一小節..幾乎斷開..只有一點皮還連著...
院長說已無法處裡要我們轉診到長庚或省桃做顯微手術...X光片裡骨頭以完全斷開..前端只剩一小節
我的手指感覺又痛了一次...
不知省桃是不是禮拜五也特忙...急診室裡的人看起來都很忙..電話不斷...
在急診醫生面前再次打開已染滿鮮紅色的紗布...我的頭皮都有點麻麻的感覺..
紗布打開的那霎那..我感覺上那截手指好像要掉下來...下意識差點跑去接0_0
好不容易送進手術室...已經兩點半了...趁他進手術室...
跑去填肚子..一出醫院門口...看到對街的招牌大大三個字..."滷肉飯"
腦馬上浮現碎絞肉與他手上傷口的畫面...shit...差點沒胃口...
我應該會有好一陣子不敢吃滷肉飯之類的東西...

回到手術室外..小瞇了一下就聽見護士叫我...他說剛剛沒看我人...有份資料要我簽名
進去後才知道醫生說只能切掉縫合了..那截根本沒用了..所以得幫他簽個名..
四點半他被護士推了出來..我與義工一同推他到病房...他馬上就說想上廁所...
幫他拿著點滴讓他比較方便尿...他真的很能忍...尿超久..連他自己都說..oh..忍舊雇耶..險險凍未條..
一個下午沒吃東西..血又流不少..我想他應該很餓吧...
下樓幫他買了兩冠礦泉水又跑去自助餐買了兩碗白飯與四五樣菜...即使右手不方便..他堅持不用我餵他..
兩三下就把那兩盒飯菜吃完...我想他可能會覺得我餵他太慢...ha
在滿足這些生理需求之後..我才第一次聽到他說痛...因為麻醉在退..

兩個小孩還在唸國小..與老婆離了婚...父母都已經不再了...
受了傷無法上班賺錢..還好還有一個弟弟能夠幫他照顧孩子..
現實生活真的很殘忍..這樣的是可能每天都在發生..
沒有接觸就不能感受到自己已經過得有多好...


創作者介紹

jhgt

阿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