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早上丕哥MSN跟我說要寄封MAIL給我...

我覺得有點怪..寄就寄..你也不曾特地說過阿!!

 

 

後來丕哥說收到後要我轉給小笨看內容..看看那人是不是小鄂...

小鄂...好久沒見過面的人了...自從有次台北大集合泡溫泉...

還有去參加他的婚禮之後..好像就沒見過他了!!

他是我當兵時跟最久的連長..也是我遇過的三個連長中最精實的!!

因為小鄂的到來..各參文書都變成兩人..我也是因此才接文書..

也因為小鄂的到來..二連才慢慢由黑轉紅...

 

我原本以為mail裡大概是什麼模糊的相片之類的...要他當年的傳令認看看!!

不過後來搞死你在MSN上傳來一則新聞...我才發現事情不是像笨人想的這麼簡單...

搞死你在MSN裡面說新聞裡這人跟連長同名同姓..不知道是不是他?

我看完訊息覺得有點不妙...小鄂的姓少見..名字都一樣更難了吧?

而且我記得他是63年次沒錯..也是基督徒..

記得喝他喜酒當天..連上弟兄中午過後就紛紛在台北靈糧堂前面聚集....一起參加他們教會的儀式..

雖然那天我頻頻打瞌睡...不過那天教會裡的畫面都還印在我腦海裡

跑去辜狗了一下...看到某新聞有貼照片...

昆山台幹失蹤20天 家屬心急如焚!

SHIT..真的是連長!!

雖然退伍後跟連長沒什麼連絡..不過小鄂人蠻不錯的...

發生這樣的事情實在有點傻眼..希望他能夠平安歸來!!

 

小鄂真的是很拼的人..常常在部隊就寢後找我去連長室..看看弟兄們放假的部分有沒有什麼問題..

他總是在我還沒報告完..或是他說話說到一半的時候...就睡著了...睡個幾秒鐘之後..眼睛又緩緩張開...

問我剛剛說到哪裡?我每次都忍住不叫他...看看他能睡著多久...

看得出來他很努力的跟睡神搏鬥.打拉鋸戰..眼睛總是開了又闔..闔了又開..或是閉著眼睛跟我說話..順序有點混亂..

雖然當時我還很菜..有次一樣的場景..我拍了一下小鄂...

他睜開眼說不好意思睡著了..剛剛說到哪?我們繼續..

我說.連長..你去睡吧!!我會搞定..不會出問題...你放心!!

過幾天後忘記什麼事情進去連長室..連長跟我說..他從小功課就很好...幾乎都拿第一名...

他對他自己的要求很高...覺得當上連長責任更大...就算很累..他也會撐著把事情都做好..也想把二連變好

所以會想要事必躬親..還問我會不會覺得放假方面的事情他管太多?感覺我的文書權利被剝奪?

我說不會ㄚ...文書只是代替連長執行這項任務..連長想知道詳細狀況..或是想要怎麼排..當然是依連長的意見!

小鄂說..他相信我.以後我排就可以..偶而讓他過目一下&不要讓弟兄們的假差的太多就好...

其實在那個時候...要亂放也有難度...要接北區戰備..還要小部隊夠站哨..還要去除一些不幹事的..人數卡的很死

當時人手實在太少了...只有七十~九十人..跟我下部隊時的一百三~一百四差了很多...

 

我被小鄂在集合場上罵過一次..好像是因為點名簿的問題...

還有次在連辦室因為假的事情嗆一個中士副排長...那中士之前外派支援裝校..剛調回連上一陣子..回連上後很有表現...

算起來是比他學長們受重用的多...雖然還是會叫他們學長..但其實並不把他們當一回事...

大概是這樣..所以講話也挺橫的...

那次連辦室裡面好像只有我跟蛋頭..還有欽敏..那中士進來說他在裝校假沒放完...要我排他放假...

當時抓的很緊..人手也緊..而且它的理由很爛..裝校見紅就放..會好幾天沒放是怎麼算的?

所以我拒絕讓他放...來回了幾句..那中士開始大聲...說我只是個兵屁什麼之類的...我跨下就著火了...

我跟他說你說有積假沒放..拿出證明我一定讓你放...要你裝校排假文書拿管制卡過來..只要管制卡上有積假...有幾天我放幾天..

他說沒見過什麼管制卡...我說我們野戰部隊之前被盯的都上軌道了..裝校沒有管制卡有可能嗎?不要騙我..有就拿出來..

有積假讓你放...超休我扣回來!!那中士惱羞成怒拍桌大罵...說我算什麼東西..敢刁他!!

(拍那下還蠻大力的...呵呵...還好桌子沒拍壞..不然要重釘了)

"排副..你跟我大聲沒用拉..沒看到我不會讓你走的..假如這樣讓你走..你那些學長我怎麼交代?"

"沒管制卡要放也可以..自己去找連長說"

"不要在大小聲了..再拍桌就離開連辦室..這裡是辦公的地方"(也是補眠的地方)

 

隔天去營舍後面廁所的路上..後面來了一個人~搭了我的肩...是小鄂...

"怎樣?要去廁所喔?一起去吧!!"

"你知不知道排假文書很大?尤其是以前..簡直是地下連長!!"

"我知道阿...可是現在不比以前我師傅的年代了..怎麼了嗎連長?"(想也知道是要提這件事情)

"沒...我只是想告訴你權力依然還是很大的...你沒錯..只不過我希望連上合諧點...我想就讓他走兩天吧!!"

後來這中士跟我都保持著一段距離...我想它可能依然看我不爽...而我也依然看那些中士不爽....

尤其是在我菜的時候刁過我的....

 

看了這新聞之後...很希望事情不會像我想的這麼糟糕...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丕哥...你的mail是寄去哪了阿?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創作者介紹

jhgt

阿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4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4)

發表留言
  • 阿哲
  • 搞死你昨天MSN上說好像有消息..聽說找到了..但是待確認!!他昨天有打電話問台灣的聯絡人..不過對方說沒聽到這消息..會打去大陸問看看!!今天下班前搞死你說換我打...電話裡林先生說那是謠傳...小鄂目前還是沒消息!!
  • 兵工官
  • 我是當時二指部的兵工官,也是艦瑋的專科同學,他出了這樣的事情,我們都很擔心,希望他可以平安,相信有這麼多關心他的弟兄,他一定會沒事的.
  • ya...會沒事的!!您就是林先生嗎?

    阿哲 於 2011/01/26 16:13 回覆